即使眾人笑我痴狂,我依然信任著你, 我的呼喚是否能上達天聽?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《奪回破幻百合》[上]
《奪回破幻百合》[上]---千夜生日賀文



蟬聲鳴鳴,時值7月的夏季,百合花正搖曳生姿的展現屬於他的活力,而在新宿市立醫院的病房裡……

「媽媽……你看!百合開花了耶!!」一頭俏麗的短髮,長相甜美的女孩望著窗外高興的說著,純白的窗簾因為南風輕輕飄起。

病床上的女人木然的看了看,只從口中吐出「你是誰……?健他去哪了?我的丈夫去哪了!?」說著說著,女人欲從床上起身。

「!」女孩上前阻止,而女人卻對著門外不斷大喊著「健!健!你在哪!?我們的孩子就要出世了啊!!!為什麼你不陪在我的身邊?你在哪啊--?健-----」

「媽媽-------」


…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…


「被搶走的我們幫你搶回來!」「奪還成功率100%的奪還小組!!現在實施特惠中!」艷陽高照,現在正值暑假,奪還小組的兩位正在新宿的街頭為生活打拼著!

不斷重複的口號,讓汗流浹背的銀次開始感到厭倦,忍不住對阿蠻抱怨幾句:「阿蠻啊……我肚子好餓啊……先去吃飯好不好?」

「囉唆!我們已經沒有錢了!所以才要這麼拼命招攬生意啊!!」青筋爆起的阿蠻回罵了銀次,「不要裝可憐!快給我去發廣告單!」

「嗚嗚……肚子好餓哪……嗯?」銀次突然注意到百貨公司前聚集的人潮越來越多,不,他們不是為了特價而擠進百貨公司,而是注意到百貨公司外面的大電視牆。

「哇啊……是下弦之月哪!」「咦咦??這是什麼啊?」「是一部漫畫改編的電影喔!!」「作者是誰啊?」「笨耶你!就是”NANA的作者矢澤愛啊!」「那裡面有主唱HYDE的演出喔!!」「咦咦~~真的嗎??那這是預告片?」「哇喔~~~~~」

當激昂卻又帶著惆悵的歌聲響起,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感受,魅而實的嗓音,配合著畫面的跳動強烈撞擊著內心,無法轉移視線,直到最後一句旁白將呆滯的銀次喚醒時,周遭的女孩們已經開始尖叫了。

「我願意跟你一起走啊~~~~~~」「呀啊------HYDE~~~~~~~~~~~!!!!」

尖叫聲此起彼落,無論人聲多麼吵雜,總是能聽見有聲音大喊著”HYDE”,這著實讓沒見過世面的銀次嚇傻了眼,第一次看見有人竟有這麼大的魅力,能夠吸引著這麼多的群眾。

「……我們如果在月亮消失之前相會的話,那就一起走吧……這是什麼意思啊?阿蠻。」銀次轉頭望向阿蠻。

「不就這個意思?」阿蠻拿出打火機點了根煙,吐了一口後,輕輕說道:「真美啊……」

「??美?你是說栗子小姐?」銀次搖頭晃腦的問著,阿蠻冷嗤了一聲:「才不是她呢……」

「啊……那個……」一個細小的聲音,不明顯,但是很明白就是對著奪還小組發出的。

「!!」阿蠻與銀次同時朝聲音來源望去,是一位女孩子!無肩紅色上衣配上七分牛仔褲,標準的夏季裝扮,沒有多餘的裝飾品,讓他看起來略顯樸素,但是明亮的大眼卻讓人看的很順眼。

「可愛的小姐~~~請問您有失去的東西嗎?我們奪還小組非常樂意幫您奪回您所失去的!」看見客人上門,阿蠻二話不說馬上擺出市儈模樣,「開什麼玩笑!難得上門的客人怎能就這樣讓他白白跑掉呢!」阿蠻心想著。

「……我想請你們幫我奪回我的父親……」女孩猶豫了一會兒才說出口。

「!?」


---*
----*
------*
----*
---*


「喀啦。」波兒將咖啡送上來「請。」

「好了,你要委託我們什麼?」阿蠻翹著二郎腿,推了推墨鏡問道。

「阿蠻……我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耶……怎麼就先問這個啊…」銀次小聲囁嚅著。

「我叫花祭 螢,我想委託你們的事情是請你們幫我找回我的父親。」女孩睜著明亮的大眼說道。

「花祭小姐,你的父親失蹤了嗎?」蠻問。

「算是。」喝了口咖啡,螢繼續說「我父親在我即將出生的時候離開了我的母親,自此之後再也沒有回來了,我的母親日夜思盼著我父親的回歸,但是依然沒有……」

「那麼也應該十幾年的時候了吧!為什麼會挑這時候來找我們?難道你母親沒有報警嗎?」像是連環炮般,阿蠻提出心中的疑問。

「請你繼續聽我說。」

阿蠻不發一語,只靜靜拿出一根煙點起火。

「當年,我的父母他們是一起私奔的,聽說我祖父非常反對他們兩人在一起,詳細的原因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他們私奔後就懷了我,但是在我母親臨盆之際,我父親悄悄的離開了我母親……再也沒有回來過……。」

「我父親去哪了沒人曉得,我母親也嘗試過從我祖父那打聽消息,但想也知道,我祖父怎麼可能會讓我母親進門呢!更別提探聽消息了……由於我母親在生下我之後,因為家裡經濟狀況很差,每日苦於工作……根本沒辦法也沒金錢去打聽我父親的消息……。」

「小螢小姐,你的父親叫做什麼名字啊?」咕嚕嚕的灌下咖啡,嘴邊還沾著咖啡的銀次問道。

「咦。」螢愣了一下,不過隨即回答:「花祭 健。」

「啊呀~~☆」夏實像是聽到熟人名字一樣,探頭笑著說:「是不是那位畫科隆大教堂夜景的花祭健先生啊?」

「誒?是的,我父親是位畫家。」螢有點驚訝竟然有人曉得爸爸的姓名,「請問……您怎麼會知道呢?」

「嘻嘻~~~☆」這會換伶奈探頭了,「因為灰色怪盜姐姐的美術館就有這幅畫呢~還放在中廊呢!」

「我們每次去都會看那幅畫唷~~因為太漂亮了呢~~!!」HONKY TONK的兩朵花異口同聲的讚美著。

「真的嗎……」螢的眼睛露出期盼的光彩,對於父親的畫是一無所知,只知道是個小有名氣的畫家罷了。

「那麼,花祭小姐。你現在又是為了什麼來委託我們找你的父親呢?」阿蠻冷冷看著螢,一語直中癥結。

螢的眼神變的渙散下來「是因為我的母親。」

「我母親每天都在祈禱我父親的歸來……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裡,母親常常望著門外而後哭泣……」

「每天淚以洗面的結果,最後,我母親崩潰了……一開始只是時而發作,最近幾個月,發作越來越頻繁,現在連我都不認得了……」螢垂著頭,手指緊抓著包包的提帶。

「所以,我想請你們幫我找回我的父親!只要找回我的父親,我母親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!!!」螢抬起頭,認真的望著蠻。

「當然好!這個委託我們……噗啊!」銀次才剛要答應,就被阿蠻從背後賞了一腳。

「好什麼!?」阿蠻一臉不爽看著眼前趴狀物,又看了螢,「要我們接下這委託可以,但是要我們找10幾年前失蹤的人實在有難度,但是我們奪還小組的信條一向是---」

「奪還成功率100%!!!!」銀次興奮的爬起來,背誦著那已經滾瓜爛熟的信條。

「所以,費用我們必須收取----」伸出五指,阿蠻比了比手勢,奸惡的笑著。

「500萬?」螢猜測著。

「不--對,是5千萬!」阿蠻露出白潔的牙齒,笑著說道,彷彿5千萬只是幾十萬的零頭罷了。

「----------!」螢愣住了,萬萬沒想到價碼竟然這麼高!

「阿蠻---!怎麼----」「給我閉嘴!」

「如何?給你些時間考慮吧!」推了推墨鏡,阿蠻自信的笑著。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沒問題!我答應。」螢的臉頰流下了汗水,是因為緊張吧!但是為了母親,5千萬他還是會想辦法湊齊的。

「很好,那麼---您的委託,我們閃靈二人組在此接下了!」阿蠻與銀次契合的說著,那是他們身為奪還專家的驕傲。

「……那麼一切就拜託你們了。」


---*
----*
------*
----*
---*



「嘟嚕嚕嚕嚕………」「喂喂?」「我說灰色怪盜大小姐哪……我有事情想請教你。」「喔?又是要找我做人偶嗎?這次可以打個9折。」「才不是!誰要你那貴的要死的娃娃!」「你真不懂欣賞藝術啊……沒事的話那我要掛斷了。」「等一下!我不是說有事情要找你!」「……什麼事情?」「關於花祭健的事情。」「…………為什麼突然要問起他?」「他女兒在找他,別囉唆,電話費很貴,美術館見就對啦!」「嗶嗶……」

「……真是急性子的人。」灰色怪盜心想著。


小瓢蟲疾駛在高速公路上,一路上阿蠻一直不發一語,銀次受不了這種氣氛想盡辦法找些話來說。

「吶……阿蠻……為什麼要向小螢小姐收這麼多的錢哪?」

「因為委託的困難度是A+!」阿蠻乾脆的回答,不願多做解釋,實際上,5千萬的委託費是確有其價值的。

「就算是這樣也沒收那麼多吧……」銀次還是不解,阿蠻雖然一直都是很愛錢,但是也沒這麼誇張過啊……

「那,你剛剛又是跟誰偷偷摸摸講電話?」銀次想不透是誰必須讓阿蠻這麼小心翼翼的打電話,不讓自己聽見。

「少囉唆!到時候你就明白!」腳踩踏板,阿蠻加速往目的地前進。


而灰色怪盜早已在美術館前等待,當看見小瓢蟲用時速120km外加開到大門來個緊急煞車,她的嘴角微微的勾起。

「喀啦。」開了車門,銀次驚呼「咦耶~美術館!!」銀次高興的望著眼前的建築物,「啊!灰色怪盜小姐~~~~」

「歡迎兩位。」還是一身藍西裝打扮的灰色怪盜,帶著淺淺的笑容歡迎奪還小組。

「去!少裝模作樣了!趕快進去吧,談正事比較重要。」阿蠻老大不高興的看著灰色怪盜。

「呵呵,你最近怎麼變的這麼急性子?」輕撥銀灰的短髮,灰色怪盜饒有興味的問道。

阿蠻直接了當的回答「只不過是為了那5千萬!」就逕自往美術館中廊走去,銀次在後面緊跟著。

「……這樣啊……」灰色怪盜跟著踏上往中廊的樓梯,沉默一會兒又說道:「……你想確認真相是否與你想的一樣吧!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??」銀次完全聽不懂他們在打什麼啞謎,「阿蠻,你們在說什麼啊?」

當走完樓梯,一眼便可望見中央柱子掛的一幅畫,如白雪砌成般、好像夢幻般的雪城,純淨的白與背景的夜空有著強烈對比,若不是下面的注解【國、科隆大教堂夜景畫、作者--花祭 健】,會真的將那如真如幻的建築物當作童話中才有的夢幻城堡!

阿蠻停佇在畫前,看著那幅畫,心裡的震撼與感動在交會著,銀次則是張口結舌的看著畫,久久不能自已。

灰色怪盜看見兩人的反應,笑了笑「呵呵……很美吧,就像當初你們看見那夢幻的向日葵一般,我也被這幅畫深深感動著……」

「花祭健的下落。」阿蠻轉回頭,把這次的目的直接說了出來。

「跟你猜想的答案一樣。」灰色怪盜又撥了撥頭髮,輕輕的說著。

「……死了?」阿蠻目光銳利的望進灰色怪盜的眼眸,他心裡曉得,事實與猜測已經相距不遠。

「是的,早在他離開日本後幾個月就去世了。」灰色怪盜不逃避阿蠻的視線,說出他心中的答案。

「!!!」「……果然。」銀次與阿蠻的反應兩相不一。

「怎麼會……?阿蠻你怎麼會知道?怎麼那麼複雜啊!??」銀次搞不清楚狀況,胡亂提出一堆問題。

「想知道真相嗎?要不要……去國一趟呢?也許會發現意想不到的實情喔……」灰色怪盜輕笑的提出邀請,是因為自己也想知道真相,還是想看看接下來的發展?兩者皆有吧!

「你知道一切的真相嗎?」阿蠻手插進口袋,用平靜的語調問著灰色怪盜。

「為什麼要問我呢?將破碎的拼圖拼湊起來,找尋那塊真實,不是你們的工作?」依然不變的微笑,多了分試探的意味。

「我們走,銀次。」阿蠻隨即轉身,大步走下樓梯,心裡在盤算去國一趟的盤纏該從哪著手。

「去國的機票我可以幫你出---」張口,令人足以頓足的發言,「只不過,”等價交換”----」

「………!!!」


---*
----*
------*
----*
---*


「灰色怪盜真的幫我們出了機票錢耶!不,他連住宿的錢都幫我們出了~天啊!我跟阿蠻從沒住過五星級飯店的說!聽說五星級飯店的食物都非常好吃!……可是我從來沒吃過國的菜耶!不知道好不好吃……還有啊………」滿腦子思想絕對不脫離”吃”的銀次,一上飛機就開始思考起晚餐的著落,用餐禮儀,國食物美味與否等等,諸如此類……直到因為聽到空服員的尖叫聲,他才回神過來。

「先生!請你放尊重!!!」面貌姣好的空服員怒視著一臉色相的阿蠻。

「嘿嘿嘿……小姐~你的很有彈性喔!」語畢,還不忘推推紫色墨鏡。

「你……!!」空服員氣的面耳通紅,怒氣難消只好甩頭就走。其他乘客與工作人員則報以側目眼光看著阿蠻。

滿臉線卻只能搖頭嘆氣,銀次趕緊轉移阿蠻的注意力「……阿蠻~我們要去哪找花祭先生的下落啊?」看著還陶醉不已的阿蠻,銀次不禁擔心阿蠻是不是忘記這趟是要工作。

「!」就在銀次提起「花祭」這名字時,坐在阿蠻前面的男子突地顫抖了一下,當然,這個動作阿蠻並沒有看漏,心想踏破鐵鞋無尋處,得來或許全不費工夫!

「哼!想也知道,只要去趟科隆大教堂不就成了?」當提到科隆大教堂時,阿蠻刻意強調語氣,男子又顫抖了一次,顯然,他認識花祭健的可能性非常高。

「喔~這麼簡單啊?那我們可不可以趕快去飯店吃飯啊?飛機上的食物都不夠我吃!」原來任務這麼簡單,銀次高興的想著,滿心期待能早點吃到美食。

「白痴!能找不找的到人都還是個問題,你腦子裡除了吃飯還可不可以裝點別的東西?」阿蠻目光又飄向隔條走道的空服員,色瞇瞇的眼光只差沒在臉上寫著”癡漢”兩字。

「阿蠻……空服員都繞路了耶……」

「少囉唆!」

「那我們不就沒東西可以吃了?」銀次看著空服員對阿蠻避而遠之,想到自己可能會餓死在飛機上,銀次不禁著急起來。

「煩不煩啊?不會餓死就好啦!」阿蠻揮了揮手,不耐煩的想要打發銀次。

「………」坐在前面的男子靜靜聽著阿蠻與銀次吵架,拉了拉領帶,面色凝重的看著手提電腦,他的動作,阿蠻全看在眼裡。


---*
----*
------*
----*
---*


下篇待續...



附記:
第一次在日記上貼小說[笑],有些些緊張啊~這是GET BACKERS的同人小說,沒看過的人可能不清楚吧[汗],裡面的hyde可是在下弦放出預告片,特萌ADAM時,就把他給加進去了。
最初起家的同人文也是蠻受,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正常[?]又很認真[?]的奪還事件~現在翻著自己以前的文,都覺得很好笑,我怎麼會寫出這樣子的文?..我也到了這種時候的感慨啊[笑]
這篇文其實拖了很久,一直都沒寫完,真對不起千夜|||b結局在腦中已經徘徊半年了啊,當初的佈局也都還記得,只是一直懶得動筆[毆],我會好好努力生下篇的...何時,未知啊啊啊~。
什麼意義?
拼死拼活每天留到8點有什麼意義?
成績還不是一樣爛?
為什麼大家都放學了,只剩下我們卻還要繼續努力?
努力什麼?
大家的心根本就不在這,為什麼要留?
每天就是等鐘聲,上課的鐘聲,下課的鐘聲,
宣布可以離開的聲音,
就連下課都是無聊到極點的事情,只是發呆,聊天,睡覺,
聊天都只是不斷重複的話題,重複重複重複,
相同的話早就被說遍了,無趣,我的眼睛睜開時,我到底有幾時是清醒的?我根本不知道,真是可笑。
煩死了,我根本不想待在那,一點都不快樂的班級,自私又怯懦,一群討厭的人,我不想去學校,我不想開學,討厭死了!!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Comment

 秘密にする

Track Back
TB*URL

Copyright © 噢!神啊!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